小麥稈,大世界
發布時間: 2019-11-08 作者:曾元飛

一根麥稈,在山間鄉野,就是一抹燃盡后的草灰。可在四川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珙縣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白高永眼里,一根麥稈,或許就能成就一朵臘梅,一只雄鷹。臘梅高潔,雄鷹高遠。同樣一根麥稈,因為有了夢想,而綻放生命的華彩。 

當年,“創業”一詞,對于白高永來說既是糾結又是驚喜,因為這一年他在宜賓的煤炭生意做得正風生水起,要他放下煤炭生意,從頭起步,讓他糾結不已。也正是這一年,他與金色的麥稈結下了情緣,開啟了嶄新的事業,大大地給了他一個驚喜。

當時,看到社區下崗職工越來越多,大多數就業困難,生活基本無著落,處于貧困線上;看到擔任社區主任的妻子忙前忙后,四處奔波為下崗工人找就業崗位,但收效甚微,急得團團轉,人都瘦了一圈。白高永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痛在心里。“在洛表,有老人用麥稈做畫,可漂亮了。”有朋友告訴白高永。這偶然的一句話,仿若打破困惑的一抹亮光,觸動了白高永的靈感,便像磁石般吸引著他。在科技越來越發達,本真的東西越來越稀少的當下,回歸農耕、回歸傳統,讓平凡的麥稈繪就璀璨的畫面,這條路應該值得去試一試。

這個想法一萌生,白高永立即翻山越嶺趕到洛表鄉下,走家串戶四處尋訪麥稈畫的老藝人,虛心請教,多方求證。他風雨無阻深入現場學習,親手操作,摸索,有時吃住都同老藝人們在一起。回到家后,白高永輾轉難眠,夜不能寐,對麥稈畫有了更深層次地認識和理解。小麥,因其象征財富和豐收,歷來被看作祈福迎祥之草,麥稈畫制作已流傳千年。但僅限口口相傳,缺乏記載,如今已面臨失傳。這時候白高永搞麥稈畫的初衷,已經不僅僅是解決幾十號下崗職工的就業了,他有義務和責任要把瀕臨失傳的麥稈畫拯救出來,傳承下去。這可是中國傳統文化啊,是中國農耕文化的活化石,是老祖先留給我們子子孫孫的寶貝啊。他感到肩上的擔子開始沉重起來了。

說干就干,但問題來了。白高永提出集資建廠,卻遭遇了緘默,所有人皆不表態。畢竟這是誰也沒做過的事兒,誰也心里沒底,他理解大家的顧慮。他二話沒說,回到家里拿出做煤炭生意攢下的錢。資金不夠,他厚著臉向親朋好友東挪西借。沒有場地,他將社區閑置的空房子打掃干凈,用木工板搭起了工作臺;沒有工人,二三十個下崗人員欣喜地走來了,找到了工作;沒有技術,他請來國畫和書法老師和麥稈畫老藝人,為工人們普及藝術基本知識和麥稈畫工藝基礎培訓,珙縣慧多手工藝品加工廠終于建起來了。白高永和妻子同大家一道,沒日沒夜地對工藝流程進行潛心研究,不斷揣摩,經過實驗再實驗之后,在做了一大堆廢品之后,2007年,第一件作品終于出爐了,但畫面單調、做工粗糙,完全達不到要求;2008年白高永一算賬:三年來,自己非但一分錢沒賺到,反而虧了30多萬元。但白高永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如今走在這條路上的,已經不只他一個人的事了。他心里十分明白,此時如果放棄,放棄的不僅是二三十個下崗工人家庭幸福生活的未來,更是自己對傳統麥稈畫的拯救傳承的責任和夢想。

老式麥稈畫制作,從選材浸泡、高溫煮沸、熨燙火候掌控、消毒炭化處理、粘貼上板裝裱等工藝有三十多道,如何傳承革新完善這些操作復雜的工藝?形成自己獨特的麥稈畫制作工藝,創作出既有傳統特色,又有時代氣息的精美麥稈畫。經過反復思考,深思熟慮后,白高永和妻子決定自費到外地觀摩學習,取經索寶。這一次外出學習,夫妻倆大開眼見,回來后,又埋頭反復實驗,悉心總結和實踐,經歷了數不清的失敗之后,經歷了數不清的汗水和淚水交織的日日夜夜后,白高永和妻子終于探索出一條麥稈畫全手工制作工藝流程。 

全新的麥稈畫全手工制作工藝流程,融合了版畫、浮雕、國畫、剪紙、皮畫等制作技藝,而且制作的每幅畫都是獨一無二的。 2009年白永高主創的麥稈畫作品“僰人的傳說”獲中國工藝美術界最高獎“山花獎”入圍獎。幾幅新作《展翅》仙鶴欲飛,栩栩如生;《百子圖》百子百態,橫生妙趣;《傲雪迎春圖》繁花古樸,意境悠遠。 白高永個人也榮獲了四川省旅游局主辦“旅游產品設計大賽”創新人物獎、宜賓市社會保障和就業局十大就業創新人、珙縣精英人才獎等榮譽。

如今白高永的麥稈畫已銷往上海、廣東、北京、昆明等國內城市,也通過第三方出口,遠銷美國、泰國等世界各地。白高永卻目光深邃地說:“我們仍然在嘗試的路上,農耕文化要傳承下去,還要擁抱市場,在產品工藝上不能一層不變。要敢于創新,要站得更高、看得更遠來正視地方文化元素,千萬不能限制自己的視野。這樣才更有生命力,才能把民族的文化發揚光大,走向世界”。

我們有理由相信,白永高奔跑在夢想的大道上,每一串腳印都必定是堅實而快樂的。

上一篇: 簡單的擁抱 下一篇: 攝影:抗震小甜甜

關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