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熱詞·煤炭丨堅定不移去產能
發布時間: 2018-01-11 作者:frjt 來源:中國煤炭工業網

       熱詞一:去產能

  根據《2017年煤炭去產能實施方案》,今年煤炭去產能目標任務堅持落后產能應退盡退、能退早退,2017年退出煤炭產能1.5億噸以上,實現煤炭總量、區域、品種和需求基本平衡。

  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布的消息顯示,截至10月份,1.5億噸的去產能任務已經提前完成。兩年合計化解過剩產能超過5億噸。今年底,全國煤礦數量將減少到7000處左右。我國于2016年提出的用3~5年時間,煤炭產能再退出5億噸左右、減量重組5億噸左右的任務有望在2018年基本完成,或有可能提前完成。

  點評:先進產能在加快,落后產能逐漸退出,關系到下一步發展的優質供給也在較快增長,供給體系的適應性和靈活性在不斷地提升,供給體系的質量不斷提高。這是去年以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推進、今年進一步深入推進的重要成果。這種供給體系的改善為下一步激發需求潛力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 劉愛華

  熱詞二:產能置換

  國家發展改革委上半年提出建立煤炭產能置換長效機制,即“十三五”期間,對于手續不全、又確需繼續建設的煤礦項目,嚴格執行減量置換政策;對已核準的在建煤礦項目,按照要求承擔化解過剩產能任務。其中,最大亮點是鼓勵省(區、市)實施產能置換。

  僅僅在3月底,全國已審核確認36處手續不全煤礦的減量置換方案,建設規模1.9億噸/年,對應退出減少產能2.7億噸/年;審核確認40處已核準在建煤礦的增減掛鉤方案,建設規模2.5億噸/年,對應退出減少產能0.6億噸/年。據此統計,全國已審核確認產能置換方案的煤礦產能達到4.4億噸。

  點評:煤炭產能減量置換工作是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的重要突破口之一。煤炭產能置換有利于跨省布局的煤企優化資源布局,并進一步放開參與主體,在具體操作上如何依法依規、高效運行是值得關注的重點。

──煤科總院戰略規劃院經濟研究所所長 郭建利

  熱詞三:債轉股

  自化解過剩產能行動啟動以來,全國共關閉退出煤礦2000處左右,涉及產能3億噸左右。這些煤礦關閉退出后,留下了大量的不良資產;同時,煤礦關閉后,煤礦所承擔的各類債務也不能有效化解。

  為此,國務院專門發布了《煤炭企業關于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的意見》和《關于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的指導意見》,提出用市場化債轉股的辦法幫助降低企業杠桿率,減輕企業債務負擔,同時降低銀行不良貸款率。截至9月底,全國共有21家煤炭企業與金融機構簽訂了債轉股協議,協議金額為3530億元,但是債轉股落地項目僅有8個,涉及金額655.73億元,為簽約規模的18.6%。

  點評:在市場化的今天,債轉股對煤炭企業來講并不是免費的午餐。對負債企業而言,決不能簡單地以為債轉股可以降低自己的杠桿率,以為債轉股后無債一身輕,可以不用再支付貸款利息了,從而急于債轉股。

──中央財經大學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 邢雷

  熱詞四:電煤指數

  11月17日,由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和中國電力傳媒集團聯合編制的中國電煤采購價格系列指數(CECI)在京發布。這一指數的發布,填補了我國發電側電煤采購價格指數的市場空白,為客觀準確反映電煤采購端價格水平提供了新視角。目前,首批發布的中國沿海電煤采購價格指數已經納入2018年度中長期合同定價機制。

  當前,我國年發電耗煤量約占煤炭年消費總量的一半,電煤成本約占煤電企業總成本的70%。電煤價格是發電企業經營效益的關鍵因素,也是反映煤炭行業效益的主要指標。

  點評:中國電煤采購價格系列指數有利于穩定煤炭市場運行,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保障煤炭行業去產能、安全生產等重大任務的順利落實,也為國家能源行業加強市場價格動態監測、理順市場化電價形成機制、強化能源市場監管提供了新手段,對提高我國在國際動力煤市場定價權、推動能源行業可持續發展、完善能源價格監測體系、制定相關能源產業政策均具有重要意義。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黨組書記、常務副理事長 楊昆

  熱詞五:中長期合同

  從推進煤炭供需雙方簽訂中長期購銷合同以來,這項工作就一直廣受煤炭企業、電力企業的歡迎。今年以來,煤炭產運需三方再次推進中長期合同簽訂工作。對于簽訂中長期合同的企業,鐵路總公司會在運力上給予優先保障,為合同履約創造良好的條件。此外,主管部門還將會在安全高效先進產能釋放中,優先支持簽訂中長期合同的企業。

  國家發展改革委已經啟動了2018年電煤中長期合同簽訂工作,并嘗試建立完善長效機制。重點推進電煤直購直銷,減少中間環節,降低交易成本,促進上下游行業健康發展;進一步提質增量,擴大中長期合同簽訂數量、提升質量,建立科學定價機制;強化運力保障,多簽產運需三方合同;完善平臺支撐,建立全國性電煤直接交易平臺,營造公開、公平、公正、規范的市場交易環境;加強信用建設,委托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開展中長期合同簽訂履行信用數據采集,實施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

  點評:中長期合同是化解煤炭“頂牛”、實現上下游穩定發展的有效途徑,也是供需雙方建立長期、誠信合作關系、提高煤炭供給體系質量的現實途徑。鼓勵煤電雙方早簽、多簽、實簽中長期合同,同時,鼓勵煤電企業直購直銷,推動產運需三方簽訂合同,第三方征信機構發揮力度,讓履約率保持在90%以上。

──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 連維良

  熱詞六:庫存制度

  國家發展改革委和國家能源局公布了《關于建立健全煤炭最低庫存和最高庫存制度的指導意見(試行)》以及考核辦法,自2018年1月1日起實施。根據相關要求,煤電企業要綜合考慮煤炭開采布局、資源稟賦、運輸條件和產運需結構變化等因素,按照不同環節、不同區域、不同企業、不同時段,科學確定煤炭最低庫存和最高庫存。

  需要注意的是,最低庫存和最高庫存適用于以下情形:當市場供不應求,價格大幅上漲至紅色區域時,加強對煤炭生產、經營、消費企業最高庫存情況的監督檢查,防止囤積惜售,加劇供應緊張狀況。在此期間,可不考核生產和經營企業最低庫存,鼓勵各方加大資源投放,以滿足市場需求。當市場供過于求,價格大幅下跌至紅色區域時,加強對煤炭生產、經營、消費企業最低庫存情況的監督檢查,防止企業少存煤甚至不存煤,影響安全生產穩定運行。期間,可不考核最高庫存,鼓勵企業多存煤,以促進市場供需平衡。

  點評:庫存制度首先能夠發揮“蓄水池”的作用,通過構建多層次的煤炭市場儲備體系,提升社會整體庫存水平,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熨平產運需各環節因突發因素等引起的市場波動,增強煤炭供應保障的彈性,還能夠發揮“調節器”的作用。

──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


下一篇: 12個部門聯合印發意見:到2020年底形成若干個億噸級特大型煤炭企業集團

關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漏